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封秀士微笑地对第五凌若说慢慢蹲下了身子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12 15:48
 他腿脚不灵便,既已被发现,想要逃,根本摆脱不了对方,唯有一战。
 
    软剑似灵蛇,狂刀如匹练,这一场大战,杀得异常凶险。
 
    不消片刻,三个杀手又都添了几道新伤,那软剑飘忽,着实地不好抵挡。
 
    不过,由于三个杀手的相互配合,封秀士无法在占据优势后对其中一人尽施杀手,所以三人受的都是轻伤。
 
    封秀士腰部挨了一刀,另外脚上的伤已经被为辗转腾挪而绽开,鲜血之流。只有一条腿可以尽力施展的情况下,封秀士的武功大打折扣,双方一时拼了个势均力敌。
 
    这时,巷口有一个老军挎刀路过,忽地察觉巷中动静,扭头一看,不禁大吃一惊,立即飞也似地跑开,去招呼伙伴了。
 
    封秀士软剑咻咻,在一个杀手胸前又豁开四道口子,其中一道比较致命,将那人肚腹豁开,内脏都留了出来。
 
    趁着此人失去战力,封秀士单腿一跃,伸手一扳墙头,纵身翻了过去。
 
    那两个杀手也杀得性起,随之翻过了高墙。
 
    封秀士一过墙头,便是暗叫一声苦也。
 
    他本指望能借助建筑之利逃脱,谁料这家店铺的格局并不利于逃走,一翻过墙头,便是一个齐齐整整的院子,两厢是库房,院中还有一口井,正前方是前面店铺的后门,门户紧闭,显然是从里边闩上了。
 
    “看你还往哪里跑,弃械投降,饶你不死!”
 
    两个杀手贴着墙根站定,狞笑着举刀朝向封秀士。
 
    封秀士脸上仍十分镇定,但心里却很清楚:大势去矣。
 
    今日死在这两个无名小卒手中,他并不在乎,实际上他也声名不彰,籍籍无闻。可是,家主的消息还没有传到太子手中,他实在不甘心就此死去。
 
    封秀士瘸着一条腿,踉跄退了两步,忽地瞥见左手那间库房的门是虚掩的,封秀士登时跌扑过去,一头抢进了房间。
 
    两个杀手注意到了他的举动,抢过来阻止,却晚了一步,封秀士先一步闪进房中,手中软剑缭绕,封锁了整个门户,两个杀手再度被逼退,其中一人肩上又多了一道伤口。
 
    封秀士迅速关上门,将闩放下,急促地呼吸着,倚着货架跌坐下来。
 
    旁边货架尽头,李鱼和第五凌若正在说话。
 
    李鱼此时已经醒来,虽然气力不足,说话不多,但神志已经清醒。
 
    情愫在第五凌若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心中已经悄然产生,一个初恋少女望着她的情郎,只要偎依在身边,一个眼神、一个动作、一句话语,甚至只听着他的心跳都不会厌,都恨不得天长日久,尽皆如此。
 
    而对李鱼来说,他此时已经明白,他与第五凌若的情缘应该就始于此。
 
    但是这时间线对第五凌若来说,是正常的,对他来说,却是错乱了时空的一种交集,因此,他也不确定,自己还能不能活着,能不能回去自己的时代,亦或如第五凌若记忆中的他:死去,死的无声无息。
 
    所以,此时对李鱼来说,那种心境也是异常的特殊。
 
    对眼前这个少女,他既有怜惜,又有好奇,他甚至有想法很伟大地把她责骂离开,从而结束这段情缘,免得误人一生。但是,就算他想这么做,显然也不能是这时候。
 
    一个十五岁少女,在这兵慌马乱的世界中,不仅她对外界充满了恐惧,真要把她赶出去,也必然会遭遇莫测的风险。李鱼依旧笃定,这场乱子不会持续太久,最多再捱得三两日,重归太平,再思分开就是了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前门突然被人撞开,旋即传出金铁交鸣之声,叱喝喘息之声,第五凌若矍然一惊,张口欲呼时,李鱼反应极快,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,以目示意,叫她噤声。
 
    李鱼捂着第五凌若的嘴巴,轻轻扭头向前看去,看不到人,但是听呼吸声,是有人闯进了这仓库,如今就倚着货架,在正对门的位置,只要向这边转两步,就能看到尽头的他们了。
 
    李鱼不知道来者是何人,心中暗暗提防,游目四顾,寻找着可资利用的武器,这时却觉掌心一热,还带些湿意。
 
    李鱼下意识地一缩手,扭头一看,第五凌若满脸羞晕,在吹弹得破的肌肤上布下了绯红的一层。眸波中含着羞喜,看着他的样子,忸怩得说不出的可爱。
 
    方才,竟是她情难自禁,忍不住用舌尖舔了李鱼的掌心一下。
 
    李鱼不禁又好气又好笑,小姑娘就是这样,不知道轻重,活泼的过份,她欢喜那就是她欢喜了,根本不分场合。不过,此时这般的第五凌若,与十年后那个气质芳华,却如深谷幽兰般矜持孤寂般的女人竟然是同一个人,李鱼心中更是心疼。
 
    无论如何,不能让这样一个女孩子受伤。
 
    李鱼抿了抿嘴唇,用手扶着地,慢慢坐了起来,从旁边货架上拈了一块用来垫东西的青砖,并把第五凌若往身边拉了拉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看他做起,十分惊讶,有心阻止,又怕出声会惊动前面的人,这时看他举动,才知道他是要保护自己。想到如张威之流,平日里甜言蜜语,山盟海誓,一遇危难却是马上逃之夭夭,把她弃如蔽履。
 
    而李鱼,没对她说过什么动听的话儿,甚至态度相当的不友好,可是每逢危险,却从未把她放下,第五凌若的眼圈儿登时一红。
 
    两个杀手忌惮封秀士的软剑犀利,一时不敢硬闯,便僵持在门外,封秀士稍作喘息,急急打量仓库中情形,却是暗自绝望。
 
    他本指望这仓库中能另有逃生之路,可是一瞧里边情形,果然是用来储放东西的库房,连窗子都没有,只有几个通风的小孔。
 
    封秀士并不死心,扶着货架站起来,向旁边走了几步,想再看看后面情形,结果他走出两步,向后一绕,一眼就看到了李鱼和第五凌若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胆怯地往李鱼身后缩了缩,忽地意识到李鱼已身受重伤,忙又抢到他身前,将他挡在身后,微微抿起了小嘴,甚是倔强的模样。
 
    门外,两个刺客喊起了话:“兄弟,投降吧,你逃不掉!我们敬你是条汉子,只要你降了,绝不杀你!”
 
    封秀士扫视了一眼仓库中的模样,微微一笑,举步向李鱼和第五凌若走来,为了显示自己并无恶意,将剑背到了身后。
 
    “不要怕!”
 
    封秀士微笑地对第五凌若说,慢慢蹲下了身子,从她肩头掠过,看向她身后的李鱼。
 
    “你是昨儿逃出归来客栈的那人?”
 
    “我本来是去归来客栈躲避战乱的,拜你所赐!”
 
    “抱歉,我也不想连累你,只是,有时候你做什么,是身不由己的。”
 
    门外,杀手
    李鱼盯着封秀士,封秀士依旧微笑地看着他,等候着他的回答。
 
    封秀士知道他没得选择,想活命只能答应,但他从李鱼的眼神中还是看到了一丝疑惑,他知道李鱼在疑惑什么,于是主动说道:“从你昨日的行为来看,你这人胆子并不小,为人也机警,传个话这么小的事,我相信你能办得很好。没错,你如果承诺了,可以再毁诺,可我现在只能赌。”
 
    封秀士眸中露出一丝感伤:“你现在,没得选择!我,也一样!”
 
    “我答应你!”
 
    李鱼没让他再说下去,外边的人随时可能冲进来,时间对他们双方来说都很重要,如果再迟延片刻,一旦外面的人杀进来,两个人就什么交易都不用做了,一起死吧。
 
    “你传信给当今太子,一定要亲口告诉他。就说,仁智宫告变,是针对太子的一个阴谋,目的就是逼他反。叫太子切勿中计,一定要亲赴仁智宫鸣冤请罪,仁智宫那边,有很多人依旧心向太子,必可保其无恙。如果运作得当,让皇帝知道那人的歹毒,反会因祸得福!”
 
    封秀士说完,就慢慢站起,向外走去。
 
    李鱼压着声音,低声道:“太子信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