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必然造成些微的区别区别虽然不大但是对这样的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12 15:30
其中一个人迅速检索着花名册,很快抬头道:“近两日内单身入住的客人一共三个,分别是甲字柒号房,丙字伍号房,还有戊字叁号房。”
 
    “两人一组,行动!”
 
    苏有道的吩咐简捷明了,六个竹笠人立即起身,各自戴起竹笠,两人一组,分别走开。
 
    小小而昏暗的伙计房内,李鱼拿出一个馕,挟了一碟咸菜,又把半只炖得烂熟的鸡展开荷叶放在桌上,牵着第五凌若的手过来,瞧瞧她手上的泥痕,道:“要不要帮你解开脸上的绷布,先洗把脸?”
 
    “嗯……,不要了吧。”
 
    李鱼笑了一笑,这小女孩子,倒真是谨慎。
 
    他却不知,第五凌若不肯解开绷带的原因,只是因为怕仪容不整,这样遮着,心理上就有一种安全感。女人对于样貌特别的在意,越是漂亮的女人,越是在意,不想在别人面前露出不堪的一面。
 
    “哗哗”的水声响起,应该是李鱼自己去净手了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第五凌若感觉到李鱼走了回来,接着颊上突地一凉,第五凌若下意识地后仰了一下,李鱼柔声道:“别怕,帮你擦擦脸。”
 
    投湿的毛巾温柔地擦在了她的脸上,凉丝丝的。
 
    李鱼的动作很轻柔,很细致,第五凌若被他慢慢擦拭着脸庞,心里渐渐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,那与她而言,是一种全新的、陌生的感受。
 
    然后,她的小手也被握住,摊在李鱼的掌心,李鱼再给她擦手,毛巾将她的小手整个儿包裹住,再沿着手指一根根地滑开。
 
    李鱼不清楚,他和第五凌若之间,是如何产生的刻骨铭心的情感的。在多年以后,他见到这个女人,只知道她已等了他很久,爱了他很久,而那时,他却把这个女人当成了一个认错人的花痴。
 
    现在他知道了这一切的源头,看着这个纯洁无暇的少女,再想到多年之后的她,李鱼也说不清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但是怜惜、疼爱,便油然而生了,完全不涉情欲,那是一种很纯很美的感觉,像父女、像兄妹,又似情侣之间的宠溺。
 
    这也许只是一种心境,但会不知不觉间充溢于他的手动,让对方感受得到。
 
    脏兮兮的小脸擦干净了,小手也擦干净了,期间李鱼还投了一次水,用洁净的毛巾再次为她清洁。
 
    感觉到李鱼温柔的动作,感触着他近在咫尺的呼吸,眼睛不能视物的第五凌若,自然而然地放大了其他几识的敏感度,她的心尖儿,就像刚刚站上一只蜻蜓的花蕊,柔弱地颤抖。
 
    “好了!”
 
    在第五凌若已经感觉浑身不自在,一股羞臊的热度快要爬上脸颊的时候,李鱼放开了毛巾,抓着她的手按上了一块馕,笑问道:“只有一只鸡腿,要不要我掰给你吃。”
 
    “难不成要你喂啊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羞红着脸,娇嗔地抿了抿嘴巴,忽然感觉真的有些饿了。
 
    李鱼掰了鸡腿塞到她手里,安慰道:“放开吃,一会儿再替你净手。”
 
    “喔!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乖巧地应了一声,刚刚张开樊素小口……
 
    “砰!”
 
    楼板重重地一响,“沙~~~”,灰尘应声而下。
 
    伙计们住的这房连承尘都没有,屋顶的灰直接飘了下来。
 
    李鱼顿时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他抬起头,怒视着屋顶,提足丹田之气,怒吼道:“要死啊,不知道楼下住的有人吗?”
 
    “砰!咔!哗啦……”
 
    屋顶破裂了,一道人影应声而下,砰地一声砸在桌子上,半只烧鸡一只馕,还有一碟小咸茶,被压了个结结实实。
 
    李鱼勃然大怒,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先把有些惊慌的第五凌若拉到自己身边,再往桌上那人一看,胸口汩汩流血,双目怒突不闭,竟然已经死去。
 
    李鱼大吃一惊,第五凌若道:“发生什么事啦?”
 
    李鱼沉声道:“死人了!”
 
    李鱼说着,仰头望去,就见屋顶破洞中,又是一道人影飘然而落。
 
    “不好意思!”
 
    封秀士稳稳地落在地上,向李鱼和第五凌若微微一笑,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,旋即就向门口飘然掠去。
 
    冲进他房中的两个人,已经被警觉万分的他干净俐落地干掉了。他担心门口还有敌人,所以没有选择从门出去,第二个杀手被是他狠狠掼在地上,折断了脖子而死的,地板因此破了一个大洞,他干脆就扩大了这个破洞,由楼下突围。
 
    但是,六个刺客,分别搜向三个房间,大厅里还留了一个人:苏有道!
 
    封秀士刚刚破门而出,坐在桌面的苏有道便倏然一抬头,目光如冷电,而他横搁在桌上的剑,已然如电光一般,拂然便出,凌空刺向封秀士。
 
    “砰!”
 
    刚刚拉开的障子门又被封秀士关上了,剑锋“嚓”地一声刺进门半尺,但马上就嗖地一声不见了,显然是苏有道追蹑而至,拔出了利剑。
 
    封秀士反应甚快,马上纵身后掠,他的身影刚刚退出三尺,那障子门上就“嚓嚓嚓”呈品字形一连刺进三剑,如果他不是反应机敏,后退及时,其中至少会有两剑刺中他的身体。
 
    李鱼握着第五凌若的手微微一紧,示意她不要出声,心中呐喊着:“闭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!老子都穿越到十年之前了,怎么就不得安宁呢?啊~~~,贼老天、损老天!”
 
    门内的封秀士和门外的苏有道都不再动作,片刻之后,似乎门外的人移动开了,因为光从刺破的四个剑洞中依次射了进来,四道光柱射进室内,光柱中有灰尘飞舞萦绕。
 
    从那光束出现的次序来看,苏有道应该是向右移动了,要躲避他的剑,应该避向左边才对,他是诡异的是,封秀士也向右边同步移动着,与此同时,李鱼眼看着他的手探向腰间,慢慢掣出一柄软剑。
 
    剑好长,在他腰间应该缠了有一匝半,剑如灵蛇般扬在空中的时候,足足有四尺长。
 
    封秀士扭过头来,又向李鱼展颜一笑,左手食指凑到唇边,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笑得一脸灿烂。
 
 第358章 无奈随流
 
    安静,极度的安静。
 
    然后,封秀士陡出一剑。
 
    “嗤”地一声,封秀士手腕一振,手中的软剑就陡然变直,锋利无比的剑如切豆腐一般刺穿障壁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障壁之外也是一剑刺入,发出的声音却是“笃”的一声,障壁微震。
 
    一柄软剑,一口硬剑。
 
    一个剑刃薄如纸,一个却有它的三倍厚度。
 
    因此,必然造成些微的区别,区别虽然不大,但是对这样的高手来说,已经足以造成极大的差距。
 
    这个差距就是,封秀士“嗤嗤嗤”的出剑速度,每十剑中,必有一剑是因为超出于对方的剑速而多刺出的一剑。
 
    同时,由于刺入障壁时的阻滞力不同,封秀士的剑速度更快,更狠辣。
 
    “嗤笃嗤笃嗤笃”,两种声音同时发出,一个尖锐,一个浑厚,仿佛一个女高音,一个男低音,完美圆润地形成了一个合音。
 
    李鱼站在一旁,紧紧攥着第五凌若的手,眼看着这场彼此并不照面,却凶险无比的战斗,紧张的掌心都沁出汗来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她感觉到了李鱼的紧张,下意识地反握了握他的手,以示安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