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他们未必有多魁梧健壮但无论是站姿还是步态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12 15:27
 其实客栈已经客满了,因为长安一乱,很多行商都选择在此避祸。
 
    但是,李鱼在摸出一片金叶子,并说最多只住三天的时候,店主就有些意动了。在李鱼又追加了一片金叶子后,店主就招呼几个伙计让出了他们的住处,叫他们卷起铺盖,晚上在大堂打地铺。
 
    这是一间四个伙计合住的房间,依旧小的很,没有窗,房间比较昏暗,通气也不好。一铺大通铺,只比寻常的大床再阔上几分而已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摸挲着在炕沿儿上坐下,忧心忡忡:“晚上要跟他一个炕头睡觉吗?就算他是好人,毕竟血气方刚,孤男寡女,夜深人静,万一对我动了心思,可怎么办,毕竟我这么美。哎呀,糟糕,跟他一个大男人同房,我晚上怎么起夜,就算有隔断挡着,被他听见声音也实实地羞死了。真想赶紧脱了这死人衣服,可……穿着小衣如何见人?在这住几天,怎么沐浴啊……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很操心于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,而李鱼就实际的多了,他摸摸肚子,对第五凌若道:“你且休息一下,我去弄点吃的。”
 
    方才第五凌若也听见了,店里存粮不多,而城中一乱,粮价又涨了,那吝啬的店主说是奉了他那吝啬的店东吩咐,只管住宿与人身安全,不再负责店中客人饮食,李鱼只能出去自己找吃的。
 
    此时第五凌若目不视物,李鱼已经成了她唯一的依靠,一听他要出去,下意识地有些紧张,道:“外边兵慌马乱的,能找到吃的吗?”
 
    李鱼依旧信心十足:“你放心,这场乱子,绝不会太久。至于吃的,凡是用钱能够解决的问题,就不是问题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凡是用钱能够解决的问题,对我来说,都是大问题!”
 
    曹韦陀愁眉苦脸地对他的大账房说:“前任挥霍铺张,家底留下的不多。我刚刚上位,四下打点,到处奉迎,这笔开销也不小。常剑南自投靠了我,对我稳定权位倒是帮助很大,可他那三百口人,吃喝拉撒,一样得我花钱。这几天城中大乱,生意做不得了,损失又是不可计量。去见太子,这捐赠少了拿不出手,多了……那得花多少钱啊?”
 
    不是每个有钱人都大方,有些有钱人比普通人还要吝啬百倍。
 
    曹韦陀恰恰就是这样一个人,让他以投靠太子的名义为封秀士制造接近的机会,对封氏来说,确实是再稳妥不过,但是对曹韦陀来说,却是需要他承担一定风险的。
 
    而这位西市王,不但吝啬,胆魄气度也不成。
 
    他太精于算计,对自己个人利益得失的算计,算计的太多,格局如何大得起来。
 
    他选择的大账房,自然是与他气味相投的,同样是一个收钱眉开眼笑,花一文钱都觉得肉疼的主儿。
 
    大账房咂巴了一下嘴儿,道:“老大,咱们对封家的倚重太大,封家的交待,不能不办。不过,咱们也不能不考虑咱们的得失。老大出面本就不合适,以巨资捐赠以求接见,这损失也太大,其实我们可以另想办法的,只要能让他见到太子,不就成了么?”
 
    曹韦陀道:“什么办法?他还一再叮嘱我,要尽快办妥此事,最好今天就带他去见太子。”
 
    大账房微笑道:“便拖上两日,他又不知道老大你未尽全力,有什么关系?我想,莫如这样,就按他说的办法做,但不能大张旗鼓。我们可以找关系接近太子身边的亲近幕僚,在他们身上,就不用花那么多钱了。而如此去见太子,也就避免了投靠的风险,只是西市大贾,战乱之际,抱大腿以求自保,如此这般,就算来日太子垮了,秦王知道此事,也不会觉得此事有什么严重、”
 
    曹韦陀眉宇轩敞,道:“不错,还是如此妥当。你认识太子府的人吗?”
 
    大账房道:“这一年多来,咱们也交下了不少官员,此中总会有人与东宫僚属有来往的,我马上去办。”
 
    曹韦陀连连点头,封德彝阴持两端,“到处投资”,以避免站队风险,而受他扶持的曹韦陀气度格局比他还要不堪,人以群分,如此危急时刻,偏偏用了这样一个人做事,那也是天命早注定,没办法的事。
 
    此时,李鱼出去转了一圈儿,已经揣了几张大馕,一钵子咸菜,外加半只熟鸡回来。李鱼也是居安思危,没敢买不经放、不管饱、性价比不高的食物,虽然他断定这乱子也就几天内解决,那只是因为在他模糊的记忆里,不记得这段历史太多的记载,所以凭此判断,乱子应该是很快得以解决,所以史书中也只是寥寥几笔,但终究不敢太确定。
 
    当李鱼怀揣着半只熟鸡和几张大馕,怀抱着一钵咸菜走进“归来客栈”大门的时候,几个头戴竹笠,身穿两截衣的矫健年轻人也出现在了归来客栈门前。其中一人,明显是首领人物,抬头望了望“归来客栈”四个大字,微微笑了一笑。
 
    目似朗星,面如冠玉,正是苏有道!
 
 第357章 天机一号
 
    “苏兄,据我们掌握的情报,天机一号就住在这家客栈。周围……有西市的人保护,怎么办?”
 
    一个竹笠人悄声说着,目光贴着笠沿迅速向四下扫了一扫,几个佩着刀的男人都在客栈周围逡巡。他们未必有多魁梧健壮,但无论是站姿还是步态,都在漫不经心中透着一种萧萧的杀意。
 
    那种散漫,也是透着威胁的。
 
    一只猫儿,就算弓背蹑足,悄悄逼近一只鸣唱的花雀,你看到的,依然是可爱。
 
    一头猛虎,就算它真的放松了身子,轻轻地摇着尾巴,懒洋洋地要在向阳的山坡上趴下来困一觉,那缩起了利爪足有碗口大的足垫、那看似完全舒展开来的强健的后肢,那微眯的铜铃般的大眼,依旧会给人十足的威胁感。
 
    那个竹笠人又补充了一句:“都是百战沙场的老兵,不易对付!”
 
    苏有道略一沉吟,在引起巡弋周围的老兵们足够的警觉之前果断下令:“找到他,干掉他!”
 
    苏有道语气略一顿,又道:“如有可能,割下他的头颅带走,我们必须确认他的身份。”
 
    苏有道是天策府的人,天策府,天机司副司主。为秦王李世民主管情报机构。
 
    这次,李世民针对太子李建成所设的这一计,他也作为谋士有所参与。当然,这时的他还是一个年轻人,在李世民的幕僚队伍中还不是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,只是作为年轻人中的佼佼者,能够参与而已。
 
    这个计划,代号“天网!”
 
    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但是他们的天网,却没做到那般的严密。封德彝派出心腹不久,他们就发现了这股自仁智宫离开的神秘势力,于是苏有道立即率人追了下来。
 
    他们不知道这伙人是谁派出,为何而走,但是很显然,前往长安而来的这股力量,必然与他们的“天网”计划有着直接而密切的关联。
 
    所以,这一行十三人,被他们称为“天机”,“天机”一旦泄露,那就大势去矣。
 
    这些人很机警,也很善战,这一路上,他们且战且走,双方都损失惨重。到最后,苏有道只剩下眼下这几个人,而十三天机,也只剩下天机一号了。
 
    死掉的那十二个,苏有道曾仔细地搜过他们的身,并绘下了他们的相,但是从他们毫不犹豫地自我牺牲,他们所扮演的角色,不过是一个死士罢了,不可能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。
 
    而这最后一个,天机一号,苏有道相信,他一定不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死士,真正的秘密一定掌握在他手中。
 
    如果可能,苏有道非常想抓活的,他要知道,对方究竟掌握了什么秘密,此来长安所为何事,尤其重要的是:他是谁派来的?
 
    可是,对方已经进了长安城,谁也无法保证,他是否会很快把消息泄露出去。权衡得失,苏有道才果断做此决定:尽快杀掉他,虽说搞不清他的身份底细将是一个隐患,但是只要除掉了太子,秦王一系就将大获全胜,这个暗藏祸心者是谁,其实也没那么重要了。
 
    苏有道一声令下,几个竹笠人微微点头,立即向店中走去。
 
    “哎哟,客官,对不住,本店已经客满了。”
 
    三个小二同时眉开眼笑地冲上来。
 
    战乱一起,这店就变成敛财的黑店了,茶水、饮食统统不再供应,所以大堂里也不见什么人,三人动手又快,毫无声息,而且门口被外边陆续进来的四个竹笠人挡住了,门外游戈的巡视者也没发现异常。
 
    三个伙计一倒,一个竹笠人立即闪到柜台后面,拿过了登记簿册,整个过程,不足三秒。
 
    当门口四个竹笠人也走进来,巡弋者重新走回门口时,几个竹笠人已经围桌而坐,而且摘下了竹笠,毫无异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