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第五凌若摸索着走了一圈儿对仓库内的摆放和零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12 15:41
   雪珑堂是龙作作收购了几家相连的店铺后合并的,但合并改造的也只是前店,后院并没有动,所以此刻在李鱼眼中,与十年后几乎完全一样。
 
    此时这几家店铺也只有一家经营着,很幸运的是,就是路口第一家,而李鱼是跑到第四家店铺翻的墙,院子里看起来有小半年没有洒扫过的样子。不过那口石砌围栏的井还在,旁边的库房也与十年后一模一样。
 
    李鱼把腰带解开,把第五凌若放下来,第五凌若这一路为了固定在他身上,一双大腿用力夹着他的腰,她还是头一回腿分这么开,用这么大力,放下来时两腿酥软,赶紧扶着井栏才站住。
 
    李鱼道:“别乱动,这是井栏。”
 
    李鱼说完,扶着腰走到仓库门前。他记得有一天陪挺着大肚子的作作在后院里散步,曾经看到一个伙计从仓库门前垫前石下摸钥匙开锁放东西,这习惯应该也是一成不变的吧。
 
    李鱼试着翻了一下,在最贴近门槛的右上角,果然有一块砖头是活动的,翻开来,下边就放着一枚钥匙,李鱼心中一阵感慨,将那钥匙摸在手中,喜悦地道:“钥匙果然在这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正摸索着井栏感觉周围的环境,听他说话,忍不住道:“这是哪儿?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一家店铺的后院,别担心,这家店铺很久没开张了,想是还没新的店主兑下这店,眼下兵慌马乱的,更不会有人来。我们就藏在这儿,有井水,有大馕,怎么也能撑几天,然后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说到这儿,忽然眼前一黑,一头栽倒在地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咬了咬嘴唇,道:“要待几天呀?喂?说话呀,你人呢?”
 
    院中寂寂,根本没人回话,第五凌若一下子恐慌起来:“人呢?杨冰,杨大哥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惊慌地伸出双手,胡乱地摸索着,向李鱼方才说话的方向走过来,脚下忽然被一块突起一角的砖一绊,“哎呀”一声向前扑去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没有摔在地上,而是摔在了一个人身上,她上下一摸索,失声叫道:“杨大哥,你怎么了,杨大哥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推搡着李鱼,手碰到了他腹部,只觉触处一片粘湿,凑到鼻端一嗅,有股血腥气,第五凌若这才省到,李鱼受伤了。
 
    李鱼背着第五凌若,身形不灵敏,搏斗中,腹部中了一刀,只是他既没呼痛,也没叫喊,这一路背着第五凌若逃下来,衣袍下摆都被血浸透了,可伏在他背上的第五凌若居然毫无察觉。
 
    此时第五凌若伸手摸去,才发觉李鱼伤势之重,她哆哆嗦嗦地把手伸到李鱼一下,摸到伤口时感觉肠子都要流了出来,先是吓了一跳,然后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杨大哥,你不要死,你不要死……,杨大哥……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哀哀痛哭着,她看不见,只当李鱼已经咽气,好半晌才想起来去探探他的鼻息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颤颤巍巍地伸出带血的手,正想探往李鱼的鼻端,就听李鱼奄奄一息地道:“别哭,我没死。快,把我拖进库房!”
 
    “杨大哥,你还活着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大喜,仿佛失去了的主心骨又回来了。
 
    虽然李鱼现在气息奄奄,真要有危险恐怕他什么都干不了,还会成为第五凌若逃跑的累赘,但是知道他还活着,第五凌若一颗心就放了下来,似乎有再大的困难都有人给她作主、为她解决,一颗心就不那么忐忑了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从李鱼手中摸索着接过钥匙,又向前试探着找到门锁,把门打开。李鱼道:“方才用力过度,内脏都要挤压出来了,我现在使不得力,拖我进去。”
 
    “嗯!”
 
    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,要拖动一个成年男人,蛮吃力的。第五凌若又怕牵动了李鱼的伤口,尤其吃力,但是在她一番努力之下,还是成功地把李鱼拖进了门槛。
 
    李鱼指挥道:“别往前走,有货架,左拐,走三步,好,右转。向前六到七步……,就停这儿吧,快把门关上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精心于心算,记忆力好,方才怎么走的,走几步,虽在忙乱之间,也都记在心上,这时依照那时说法反着走了一遍,顺利掩了门户,又走回来,摸索了一下,摸到了李鱼的大腿,在他身边蹲下。
 
    李鱼虚弱地道:“现在,得靠你照料我了,别怕,先帮我……把伤口包扎好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一想到方才都摸到了肠子的感觉,就是一阵心惊肉跳,但事关李鱼生死,马上就鼓足了勇气,她深吸一口气,就向李鱼的腰带摸去。手刚伸出去时还是颤抖的,当她轻轻扯开李鱼的腰带时,一双手已经稳定下来,一张犹有稚气的小脸也充满了坚毅,仿佛在做一件无比重要、无比神圣的事!
 
    ps:三个事。
 
    一:昨天把《预见.爱》的一章更到这书里了,我用了替换,把358章替换了进去。如果你看不到替换后的更新,回到书页,长按书页把书删除,再重新搜索《逍遥游》加入书架就能看到了。
 
    二:给大家介绍一个软妹纸,名字叫十八,你可以想想逍遥游中谁叫十八,嘿嘿,打开我的微信公众号(yueguanwlj)就能看到了
 
    三:当然是点赞、投票,日行一善,不能忘也!
 
 第360章 一吻倾情
 
    一个盲女,哆哆嗦嗦地摸索着给人包扎伤口,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
 
    相信第五凌若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一刻,因为看不见,她心上的印记烙印的尤其深刻。
 
    肠子是李鱼自己塞回肚子里的,也是他配合着第五凌若,用她撕开的内衣里衬包裹的,缠在腰间时还带着她的体温和体香。
 
    李鱼的外衫沾了血,第五凌若的外衫是死人穿过的,她嫌晦气,而且外衫不干净,且不够柔滑,所以便用了第五凌若内衣的里衬。
 
    当这一切做完,李鱼已经因失血过多晕厥过去。
 
    面对一个昏迷不醒的人,也不需要顾忌许多,第五凌若就没再穿过那件外套,里衬是从小衣下摆处撕下来的,因此腰间露出一痕肌肤,沃白如雪,纤纤细细,瞧来别有一番带着稚气的妖娆,可惜此时李鱼昏迷不醒,没得艳福。
 
    李鱼晕厥的太快,都来不及介绍室内情形,第五凌若摸索着走了一圈儿,对仓库内的摆放和零散物件有了一个基本了解。此时,外边已经天黑了,但是对一个盲女来说,也无所谓黑夜啼鸣声早已响过,第五凌若才醒过来。
 
    此时的长安处于官府无管制状态,晨鼓也没有响起,倒是让她睡了一个好觉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刚醒,就下意识地向身边摸去,摸到了李鱼的手,心一下子安定下来。
 
    其实未成的少男少女,尤其是孩子,大多有这种依赖心理。当她的亲人不在身边,或者放弃对他的照顾、保护的时候,一个对他表达出善意的陌生人,很快就可以成为他心中的依靠和依托。
 
    经历了这么多,她又是目不视物,对李鱼的依赖之重,可想而重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一醒来,就觉得饥肠辘辘,她坐起来,先是亲昵地捏了捏李鱼的大手,却未得到李鱼的回应,第五凌若心中一阵紧张,这才发觉李鱼双手的温度有些异样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赶紧摸索到他的额头,好烫!
 
    第五凌若一颗心登时又揪了起来。
 
    高烧,在后世,只是一种折磨人的病痛,但在这个时代不同。医学上还没能什么好的消炎药物,一场风寒、一场高烧,足以让一个人就此丧命,所以第五凌若着实地心惊肉跳。
 
    她急急爬起身,脚却被李鱼蜷曲的腿一绊,卟嗵一声摔在地上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懊恼地捶了一下地,感觉脸上绷布下有些发痒,药一直还没换,最初的清凉感已经消失,此时有些细痒了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咬了咬唇,举手探到脑后,将绷带打的结解开,将绷带一圈圈放开,一张秀美绝伦、清丽可人的精致小脸露了出来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细密整齐的睫毛轻轻地眨动了几下,试探着慢慢张开。眼前渐渐出现了仓库内的情形,虽然极其朦胧,第五凌若不禁露出了惊喜的笑容。那张秀美无俦的小脸笑容一现,虽尚在稚龄,已是尽显来日颠倒众生的神韵。
 
    上一次换药时,她还目不视物,想不到此时已经能看清东西了,这真是意外之喜。
 
    其实,第五凌若此时的能看清东西,跟上千度的高度近视差不多,但是对一个做了大半个月盲女的她来说,这已是难得的惊喜。
 
    当她察觉自己已经有了视力,第一件事就是扭过头来,去看地上昏睡的那个男人。
 
    李鱼躺在地上,头枕着一个麻袋,高烧令他不时发出模糊的呓语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跪爬在地上,像一只小狗狗般凑近,鼻尖快要贴到鼻尖,一双大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他看,宽广的额头、浓黑的眉毛、高挺的鼻梁,轮廊分明的唇瓣……
 
    不难看!
 
    第五凌若心里想着,矜持地不肯承认他的好看,但唇边已经逸出欢喜的笑意。
 
    李鱼的一声呓语惊醒了她,第五凌若心中一紧,赶紧伸出手去,意识到手掌有些脏之后,她又反过手,用手背试了试他的额头,确实滚烫,第五凌若赶紧起身,快步向外走去。
 
    片刻功夫,洗净了脸和手的第五凌若清汤挂面地走回来,手里还提着半桶井水。吹弹得破的小脸上,水珠漉漉,仿佛清晨沾着露珠的花蕊。
 
    她先用投净的布给李鱼擦净了脸,眼见他眼皮沉重的睁不开,心知他是重伤之后失血过多,再加上着了风寒,眼下这般情形,她也无处去寻郎中,便想,给他吃些东西,增长些体力,或者会有所改善。
 
    第五凌若探入到李鱼怀里,将那包在一起的几个馕拿了出来,解开包裹的布,发现下边一角已经沾了血。

上一篇:而且飘忽不定你用寻常的硬兵器去格架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