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而且飘忽不定你用寻常的硬兵器去格架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12 15:34
 李鱼看得目瞪口呆,这个人当真好心计,从一开始出剑,就利用障壁遮挡,彼此不能相见,隐藏了他所握软剑是四尺长剑的真相。九浅/一深,就玩了一下,就刺中了外面杀手的g.点了,玩得溜啊!
 
    十年后的苏有道以智略著称,但十年前的他,显然还略显青涩。
 
    仓促之间,封秀士做出了一个很完美的计划,而苏有道略逊一筹。
 
    这个一直不曾留名于世间的封家子弟,论智谋实是还胜苏有道一筹。
 
    这一剑,刺中了苏有道的肺腑,连一道大筋都削断了。
 
    苏有道在中剑的一刹那就在全速后撤,但是剑仍如毒蛇一般,紧蹑而来,剑刺中他的身体,比刺穿那障壁更容易,苏有道倒摔出去,一路翻滚,一路鲜血,极重的内伤,就算治好,肺腑经络俱伤,一身武功也是再也施展不得了。
 
    而封秀士这一剑当真是全力以赴,当剑锷抵在障壁上的时候,他并没有收力,而是身形一侧,肩头向前一撞,“轰”地一声,原本就千疮百孔的障壁碎出一个人形大洞,封秀士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我们离开!”
 
    李鱼抓紧第五凌若的柔荑,就想趁机离开这险地。
 
    但他刚刚迈出一步,就站住了。
 
    封秀士手中的长剑缭绕得仿佛一条正与劲敌缠斗的眼镜王蛇,他一边振腕出剑,一边倒退,又从那破洞退了回来。
 
    李鱼在他的身形堵住那人形破洞前的一刹,看到四口剑上下翻飞,封锁了封秀士的所有出路,他唯有退,只能退。
 
    但,退只能暂避危机,房里没有出路。
 
    李鱼没有坐等,坐等的下场只能是陪死。
 
    李鱼拉着第五凌若就想门口冲去,冲去之前,先将一张条凳踢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砰”地一声,门被砸得稀烂,条凳卡在了门框上。
 
    李鱼从床上扯过一条不知是谁用过的腰带,把第五凌若很粗暴地往身上一背,用那腰带系紧,沉声喝道:“抱紧我的脖子。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听声音辨动作,也知道李鱼要干什么,赶紧搂住他的脖子,还不忘叮嘱道:“你小心!”
 
    “小子机警!”
 
    封秀士赞了一声,居然抢先一步冲过去,一脚踢飞了那卡在门框上的条凳,但身形旋即一退,手中一口剑剑光缭绕仿佛蛟龙,居然从他刚才破开的人形洞中闯了出去。
 
    这一声东击西,只是让外边的四个杀手的注意力产生了片刻的转移,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,封秀士成功地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苏有道此时倒在地上,因为肺腑重伤,根本站立不得,他平躺在地上,努力调匀呼吸,眼前视线已经一阵阵地模糊。
 
    另外四个杀手一见封秀士冲出来,立即围了上去。
 
    李鱼本来要从门出去,一见这般情形,马上也跟着从人形洞中出去。
 
    李鱼最拿手的是寝技,可他背着第五凌若,这最拿手的功夫肯定施展不出来了,而且手中又没有兵器,本来极是凶险。但他刚一出去,就见地上横着一口长剑,剑当真不错,仿佛一泓秋水,那是苏有道的佩剑。
 
    李鱼立即一弯腰,伸手拾剑。
 
    “哎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这一弯腰,第五凌若措手不及,重心前移,整个身子向前一滑,唇在李鱼颊上重重地吻了一记,登时臊得第五凌若满脸羞红。
 
    李鱼可没有第五凌若那种旖旎心境,他一剑在手,精神大振,立即举起长剑,仰天长啸:“我是无辜的,不要拦我!”
 
    李鱼说着,就举剑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其实他有点自作多情了,人家四大杀手要对付的人是封秀士,谁有空搭理他。
 
    李鱼举剑冲出大门,就见一伙老军呼啸而至!
 
    他们反应很快,这边刚生异动,已经冲了进来。
 
    “太好了,你们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刚说完,三口刀就迎面劈来,还有一口刀扫向他的下体。
 
    李鱼吓了一跳,赶紧往后一跳,第五凌若被他跳得一墩一墩的,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,赶紧双腿一夹,夹住了他的腰,双手紧紧往他脖子上搂着,这种动作对一个女孩子来说,着实有些不堪入目,不过此时此刻,也只有她自己羞得无地自容了。
 
    李鱼挥剑胡乱招架,因为背上负了一人,十成功夫发挥不出六成,口中大叫:“不关我事,你们杀错人了!”
 
    一个老军大喝:“在我归来客栈舞刀弄剑,还说不关你事?干掉他!”
 
    李鱼气得七窍生烟,可是刀剑加颈,哪里还能辩驳,只得挥剑苦战,求一线生机!
 
 第359章 相濡与沫
 
    常言说一年的刀,十年的剑,如果是软剑,那就更加的难练。
 
    但一旦练成,威力特别的大,它不但兼具了一般剑术的威力,而且飘忽不定,你用寻常的硬兵器去格架,其实很难准确捕捉它的攻击方向。
 
    而封秀士就是一个擅使软剑的高手。
 
    但凡是奇门兵刃,都是叫人头痛的,此刻生死相搏,不消几招,四个杀手就伤了两个,其中一个是重伤,脉门被割断,丧失了战斗力。
 
    四杀手去了一个,剩下三个更加不敌,封秀士呼啸一声,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封秀士这一走,不但剩下三个带伤的杀手追去,那些老军也不例外,只留下两个缠斗李鱼,剩下的也追上去了。
 
    李鱼趁机也溜了,不过他没再往前跑,而是击倒两个对手,掉头向后跑去。
 
    后院马廊里,也不知是哪个住店客人的下人还是什么人物,一男一女,正躲在马廊深处卿卿我我,耳鬓厮摩,品咂吞吐,欲。火渐炽,恨不得当场就要宽衣解带,盘肠大战之际
    亏得此刻的西市无比萧条,李鱼一路跑去,几乎没遇到人。当李鱼翻过墙头的时候,看到那熟悉的院景,心中顿时一宽。
 
    这儿是十年后“雪珑堂”的所在,龙作作的店铺,李鱼很熟悉的地方。
 
    这个世界变化太慢,一个村庄、一处宅邸,几十年,几百年,几代人,几辈子,更新换代的始终是人,那街道、那宅院似乎永远是一成不变的,很多年前是那个样子,很多年后还是那个样子。